周芷若(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角色)

05-27 298阅读

周芷若

周芷若,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角色。峨嵋派弟子、峨嵋派第四代掌门人,出尘如仙,武学天资卓绝,是金庸笔下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女性角色。周芷若幼时父亲周子旺遭元兵杀害,遇张三丰相救,与少年张无忌在汉水舟中邂逅,并对张无忌有喂饭之恩,后被送至峨嵋派。成年之后与张无忌重逢互生爱慕并立有婚约,为完师父灭绝师太遗命“光复汉家河山,光大峨嵋”取倚天剑、屠龙刀,后杀害张无忌表妹殷离并嫁祸蒙古朝廷爱慕张无忌的赵敏。成婚之际赵敏以谢逊毛发相胁使得婚礼生变,周芷若遂与张无忌决裂,回到峨嵋专心习武,一心完成师父遗愿光大峨嵋。屠狮大会,张无忌念情相让,周芷若以九阴真经上的武功赢得“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并与张无忌并肩攻打少林金刚伏魔圈,为灭口欲杀害谢逊被杨过后人黄衫女子所阻,最终与张无忌立下约定飘然洒脱而去。初时的她秀若芝兰,温婉斯文,后期的她清逸如仙,冰雪出尘之姿中带有威严仪态,气震数千豪杰。

周芷若(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角色)

周芷若人物特征

周芷若容貌

1、那女孩约莫十岁左右,衣衫敝旧,赤着双足,虽是船家贫女,但【容颜秀丽,十足是个绝色的美人胚子】,坐着只是垂泪。张三丰见她楚楚可怜,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孩道:“我姓周,我爹爹说我生在湖南芷江,给我取名周芷若。”2、只见一个绿色人形在雪地里轻飘飘的走来,行近十余丈,看清楚是个身穿葱绿衣衫的女子。她【衣衫飘动,身法轻盈】,出步甚小,但顷刻间便到了离两人四五丈处。只见她【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约莫十七八岁年纪。3、脑海中现出她的【丽容俏影】,光明顶上脉脉关注的眼波,不由得出神。4、突然之间,脑海中浮现出小昭娇媚可爱的模样,跟着是周芷若【清丽灵秀的容颜】,蛛儿腰身纤细的背影,甚至赵敏那薄怒浅笑的神情也出现了。5、她【清丽如昔】只比在光明顶之时略现憔悴,虽身处敌人掌握,却泰姜体颂然自若,似乎早将生死置之度外。6、左首一人【身形修长,青裙曳地】,正是周芷若。7、张无忌忙伸手扶住,窗外火光照耀,只见她【苍白的脸上飞起两片红晕,再点缀着一点点水珠,清雅秀丽,有若晓露水仙】。8、赵周二女【双颊酡红】,脸上辣杠棕您溅着和微屑点点水珠,犹似【晓露中的鲜花】,赵女灿若玫瑰,周女【秀似芝兰】。9、她脸含微笑,兀自做着好梦,晨曦照射下如【海棠春睡,娇丽无限】。10、张无忌见她【轻颦薄怒,楚楚动人】,抱着她娇柔的身子……只觉她【吹气如兰】,忍不住在她左颊上轻轻一吻。11、张无忌道:“不,不,【周姑娘倘若不美,天下哪里还有美人?】”12、张无忌低下头去,在她嘴唇上一吻,笑道:“谁叫你【天仙下凡,咱们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这是你爹爹妈妈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们男人啦!】”13、小昭虽天真烂漫,言笑晏晏,赵敏却察觉她眉目间深有忧色,料想她是为了忽然出现个【秀丽逾恒的周芷若】而不喜。14、韩林儿道:“周姑娘【犹似天人一般】,小人店钻盼甩能跟你说几句话,已是前生修来的福气。言语粗鲁,姑娘莫怪。”周芷若听他说得诚恳,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实将自己当作了【仙女天神】。她自知【容色清丽】,青年男子遇到自己无不心摇神驰,但如韩林儿这般五体投地地拜倒,却也是生平从所未遇。15、韩林儿胀红了脸,忙道:“不,不!”脚步却迈得更加快了,一走进自己房中,立刻带上房门,上了闩,心下怦怦乱跳,定了定神,躺在炕上,想到周芷若【娇艳清丽的容颜,温和柔软的话声】,心道:“周姑娘日后成了教主夫人,我跟在教主身畔,好好的干,拚命立些功劳。周姑娘一喜欢,就会说:‘韩大哥,这一趟可辛苦你啦!’那时候啊,我韩林儿才不枉了这一生。”16、旁边一个青衣美貌少女,手捧茶碗,殷勤服侍,相貌虽不如周芷若之【清丽绝俗】,但她享甩衣饰打扮,和她当日在万安寺塔上时一般模样。17、女弟子走完,相距丈余,一个【秀丽绝俗的青衫女郎】缓步而前,正是峨嵋派掌门周芷若。张无忌见她【容颜清减,颇见憔悴之色】,心下又怜惜,又惭愧。18他回过头来,只见周芷若伸出【皓白如玉的纤手】,向宋青书招了招。19、她这几句话声音清朗,冷冷说来,犹如水激寒冰、迎市腿风动碎玉,加之【容貌清丽,出尘如仙】,广战晚场上数千豪杰,谁都不作一声,人人凝气屏息的倾听。20、这般身法鞭法,如风吹柳絮,水送浮萍,实非人间气象。……她身在半空,如一只青鹤般凌空扑击而下,身法【曼妙无比】。21、左臂半只衣袖也已扯落,露出一条【雪藕般的白臂】,上臂正中一点,如珊瑚,如红玉,正是处女的守宫砂。22、握着她【软滑柔腻的手掌】,身畔幽香阵阵,心中不能无感。其时正当初夏,良夜露清,耳听着一个美貌少女吐露深情,张无忌不能不怦然心动。23、他大喜之下,一声“敏妹”险些儿便叫出口来,但立即觉察不对,那女子身形比赵敏略高,轻功身法更大不相同,脚步轻灵胜于赵敏飘忽处却又不及周芷若】。

周芷若人物

1、蛛儿:【“丑八怪,见了美貌姑娘便魂飞天外。”】【这句话说了还不上半天,便见异思迁,瞧上人家美貌姑娘了。】【你怎地见了这个美貌姑娘,便如此失魂落魄?】2、赵敏:【“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丽了,是不是?”】【“张公子,周姑娘这般花容月貌,我见犹怜。她定是你的意中人了?”】【 赵敏道:“为了你义父,你肯抛下你如花似玉的新娘子,何况是我?”】【小昭虽天真烂漫,言笑晏晏,赵敏却察觉她眉目间深有忧色,料想她是为了忽然出现个秀丽逾 恒的周芷若而不喜。】3、张无忌:【不,周姑娘倘若不美,天下哪里还有美人?”】【低下头去,在她脸颊上一吻,笑道:“谁叫你天仙下凡,咱们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这是你爹爹妈妈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们男人啦!】4、金花婆婆:【“别说旁人,单是咱们擒来的那个峨嵋派周姑娘,【这般美貌】,那姓张的小子见了非动心不可,”】5、陈友谅:【峨嵋派的周姑娘美若天人,世上再找不到第二个了】【这般美貌的佳人,世上男子汉没一个见了不动心的。我至今未有家室,要是我向帮主求恳,将周姑娘配我为妻,谅来帮主也必允准。】【后来命人一查,其中一位竟然是那位千娇百媚的周姑娘。掌钵龙头便派人去将她请了来。你放心,周姑娘平安大吉,毫发不伤。】6、韩林儿:【周姑娘是天人一般的人物,小人能跟你说几句话,已是前生修来的福气。言语粗鲁,姑娘莫怪。”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实将她当作了仙女天神。】7、宋青书:【自见周芷若后,眼光难有片刻离开她身上,虽常自抑制,不敢多看,以免给人认作轻薄之徒,但周芷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无不瞧得清清楚楚】8、丁敏君:【“他居然不闪不避,对你眉花眼笑”】9、范遥:【只听得范遥在塔顶大叫:“周姑娘,快跳下,火烧眉毛啦!你再不跳,难道想做焦炭美人么?”周芷若道:“我陪着师父!”】10、数千豪杰:【她这几句话声音清朗,冷冷说来,犹如水激寒冰、风动碎玉,加之容貌清丽,出尘如仙,广场上数千豪杰,谁都不做一声,人人凝气屏息地倾听。

周芷若爱情

1,那村女喝道:“好擒拿手!”待欲抢步又上,只见周芷若眉头深皱,按着心口,身子晃了两下,摇摇欲倒。张无忌【忍不住叫道:“你……你……”脸上满是关切之情。2,瞧着周芷若和丁敏君并排在雪地中留下的两行足印,心想:【倘若丁敏君这行足印是我留下的,我得能和周姑娘并肩而行……”3,日间休息、晚间歇宿之时,【张无忌忍不住总要向周芷若瞧上几眼】,但她始终没再走到他跟前。4,片刻之间,峨嵋群弟子个个空手,【只周芷若手中长剑并未遭夺。5,众人边走边谈,都觉峨嵋派这许多人突然在大漠中消失,其理难明。【张无忌更挂念周芷若的安危,却又不便和旁人商量。6,“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丽了,是不是?”张无忌更加满脸通红,道:“姑娘取笑了。”端起酒杯,想要饮一口【掩饰窘态】,【哪知左手微颤】,竟泼出几滴酒来,溅上了衣襟。7,他纵马疾行,一口气奔到三官殿,渡汉水而南。船至中流,望着滔滔江水,想起那日太师父携同自己在少林寺求医不得而归,在汉水上遇到常遇春、又救了周芷若的事来。【脑海中现出她的丽容俏影,光明顶上脉脉关注的眼波,不由得出神。8,杨逍踌躇道:“咱们这里只有三人,何况形迹已露,这件事当真棘手。”张无忌歉然道:“【我见周姑娘危急,忍不住出手】,终于坏了大事。”9,这几日之中,张无忌【最担心的】,是周芷若服了金花婆婆那颗丸药后毒性是否发作。赵敏知他心意,见【他眉头一皱】,便派人到上舱去假作送茶送水,察看动静,每次间报,均说周姑娘言行如常,一无中毒症状。这么几次之后,【张无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10,烟雾中只见一个女子横卧榻上,正是周芷若,全身都已湿透。张无忌抛下水桶,【】进房去,【】问:“周姑娘,你没事么?”周芷若道:“张教主,你……你怎么会到这里?”张无忌还未回答,船身突然间激烈震动。她足下一软,直扑在张无忌怀里。张无忌【忙伸手扶住】,窗外火光照耀,只见她苍白的脸上飞起两片红晕,再点缀着一点点水珠,清雅秀丽,有若晓露水仙。张无忌【定了定神】,说道:“咱们到下面船舱去。”11,张无忌笑道:“你这个小小脑袋之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心想:“总是我对赵敏、对小昭、对表妹人人留情,令她难以放心。可是自今而后,怎会更有此事?”收起笑容,庄言道:“【芷若,你是我的爱妻】。我从前三心两意,只望你既往不咎。我今后对你决不变心,就算你做错了什么,我连重话也不舍得责备你一句。”12,张无忌道:“【你是我爱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天大的难事,咱们也一起来承担。】”13,心想义父倘若落入了丐帮之手,丐帮要以他来挟制明教,眼前当不致对他有所伤害,只屈辱难免;但芷若冰清玉洁,遇匕了陈友谅之险毒、宋青书之卑鄙,若遇逼迫,唯有一死。言念及此,【恨不得插翅飞到卢龙】。14,张无忌【抚摸】她手指上的铁指环,道:“那日我见这指环落在陈友谅手中,【心里焦急得不得了】,只怕你受了奸人的欺辱,【恨不得插翅飞到你身边】。15,张无忌【伸指在她颊上轻轻一弹】,笑道:“你把我瞧得忒也小了。【你夫君】是这样的人么?”周芷若抬起头来,脸颊上兀自带着晶晶珠泪,眼中却已全是笑意,说道:“也不羞,你已是我的夫君了么?你再跟那赵敏小妖女鬼鬼祟祟,我才不要你呢。谁保得定你将来不会如那宋青书一般,为了一个女子,便做出许多卑鄙无耻的勾当来。”16.张无忌低下头去,【在她嘴唇上一吻】,笑道:“【谁叫你天仙下凡,咱们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这是你爹爹妈妈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们男人啦!”17,张无忌笑道:“那当真杞人忧天了。世上多少害过我、得罪过我的人,我都不杀,怎么反而会杀你?”解开衣襟,露出胸口剑疤,笑道:“这一剑是你刺的!【你越刺得我深,我越爱你。”18,张无忌此时更无怀疑,情知这车戏文定是赵敏命人扮演,料知他和周芷若要到大都来,是以这般羞辱周芷若一番。他俯身从地下拾起两粒小石子,中指轻弹,嗤嗤连响,【将车前的两匹瘦马右眼睛打瞎了。小石贯脑而入,两马几声哀嘶,倒地而毙】。彩车翻了过来,车上的旦角、净角和众配角滚了一地,街上又是一阵大乱。19,周芷若咬着下唇,轻声道:“这妖女如此辱我,我……我……”说到这里,声音已哽咽了。张无忌只觉她纤手冰冷,身子颤抖,【忙慰道:“芷若,这小浑蛋】什么稀奇百怪的花样也想得出来,你别理会。【只须我对你一片真心,旁人挑拨离间】,我如何能信?”20,张无忌心下歉疚,道:“赵姑娘,我不该到这儿来,不该再和你相见。【我心已有所属】,决不应再惹你烦恼。你是金枝玉叶之身,从此将我这个江湖浪子忘记了吧。”21,韩林儿急道:“教主,这怎么是好?咱们快去寻周姑娘回来吧!”张无忌【既着急,又自责】,当即留下口信给彭莹玉,便和韩林儿分头追寻。他在大都城内各处找寻,连客店、寺观、城郊村居也找过了,但【直至天色大明】,却始终不见周芷若的影踪,她竟似凭空消失了一般。待得回到客店,彭莹玉和韩林儿已先后回来,三人对望一眼,都摇了摇头。张无忌【心乱如麻】:“现下不但【义父】不知所踪,连【芷若】也离我而去,这该如何是好?”22,张无忌得报后【喜不自胜】,便带同杨逍、范遥、韦一笑、说不得四人,备了礼物,前往定海拜访……周芷若向张无忌望了一眼,说道:“张教主,我独个儿修习内功,有些地方不甚明由,想请你指教。你肯教我么?”张无忌讪讪地道:“怎么忽然客气起来啦?【你要我教什么,我便教什么。】”周芷若带他来到一间静室之中,请问了一些修炼内功的深奥诀窍,张无忌毫不藏私,详尽告知,喜道:“芷若,你能问到这些关窍,足见内功修为颇有长进。【以后我天天教你】,过得两三年,你的内功就可和我并驾齐驱啦!”周芷若白了他一眼,幽幽地道:“你想骗人,也该拣些叫人信得过的话来说。你教不了我一天两天,便去大都那小酒店会赵姑娘啦,又怎能天天教我?”张无忌道:“上次跟她相见,的的确确是无意中撞见的,我如再瞒了你去见赵姑娘,【任你千刀万剐,死而无怨】。”周芷若脸上红扑扑的,胸口起伏不定,喘气道:“胡说八道什么?你明知我不会将你千刀万剐。”张无忌笑道:“【那么你剁了我两只脚好不好?】”周芷若低下了头,眼泪扑簌簌地如珠而落。张无忌【坐到她身旁,搂住她肩头】,【】声道:“怎么又伤心啦?”周芷若只哭泣不语。张无忌问之再三,不料越问得紧,她越加伤心。张无忌道:“义父自然要加紧找寻。到底几时能赶走鞑子,谁也没法逆料。难道等到咱们成了老公公、老婆婆了,再来颤巍巍地拜堂成亲么?老公公、老婆婆拜天地不打紧,可是咱俩生不了孩儿,【我张家可就断子绝孙了】。”周芷若红着脸扑哧一笑,说道:“好好一个老实人,却不知跟谁去学得这般贫嘴贫舌?”这一个多月来的愁云惨雾,便在两人一笑之间,化作飞烟而散。

周芷若武功

十七回她和丁敏君说了几句话,向张无忌和那村女看了一眼,便即走了过来。她衣衫飘动,身法轻盈,出步甚小,行走却极迅捷,顷刻间便到了离两人四五丈处。三十四回张无忌刚追到大门边,突然间身旁红影闪动,一人迫到了赵敏身后,红袖中伸出纤纤素手,五根手指向赵敏头顶疾插而落。这一下兔起鹘落,迅捷无比,出手的正是新娘周芷若。张无忌心念一动:“这一招好厉害!芷若从何处学得如此精妙的功夫?”眼见她手掌已将赵敏顶门罩住、五指插落,立是破脑之祸,不及细想,蹿上前去便扣周芷若的脉门。周芷若左手手肘倏地撞来,波的一声轻响,正中他胸口。张无忌体内九阳神功立时发动,卸去了这一撞劲力,但已感胸腹间血气翻涌,脚下微一踉跄。范遥眼见危急,心念旧主,不忍任她顶破脑裂,伸掌向周芷若肩头推去。周芷若左手微挥,轻轻一拂,范遥手腕一阵酸麻,这一掌便推不出去。但这么一阻,赵敏已向前抢了半步,避开了脑门要害,只感肩头一阵剧痛,周芷若右手五指已插入她右肩近颈之处。张无忌“啊”的一声,伸掌向周芷若推去。周芷若头上所罩红布并未揭去,听风辨形,左掌回转,便斩他手腕。张无忌绝不想和她动手,只是见她招数太过凌厉,一招间便能要了赵敏性命,迫于无奈,只有招架劝阻。周芷若上身不动,下身不移,双手连施八下险招。张无忌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这才挡住。了、攻八守,在电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间便即过去。大厅上群豪屏气凝息’无不惊得呆了。周芷若霍地伸手扯下遮脸红巾,朗声说道:“各位亲眼所见,是他负我,非我负他。自今而后,周芷若和姓张的恩断义绝。”说着揭下头顶珠冠,伸手抓去,手掌中抓了一把珍珠,抛开凤冠,双手一搓,满孳珍珠尽数成为粉末,簌簌而落,说道:“我周芷若不雪今日之辱,有如此珠!”殷天正、宋远桥、杨逍等均欲劝慰,要她候张无忌归来,问明再说,却见周芷若双手一扯,嗤的一响,一件绣满金花的大红长袍撕成两片,抛在地下,随即飞身而起,在半空中轻轻一个转折,上了屋顶。杨逍、殷天正等一齐追上,只见她轻飘飘的有如一朵红云,向东而去,轻功之佳,竟似不下于青翼蝠王韦一笑。杨逍等料知追赶不上,怔了半晌,回入厅来。三十六回他心下一惊,左手反掌将赵敏推到门外,黑暗中忽地有人伸手抓来。这一抓无声无息,快捷无伦,待得惊觉,手指已触到面颊。张无忌不及闪避,左足疾飞,径踢那人胸口,那人反手勾转,肘锤打向他腿上环跳穴,招数狠辣已极。张无忌只须缩腿避让,敌人左手就挖去了他一对眼珠,当即提手虚抓,他料敌奇准,这么抓去,刚好将敌人左手拿在掌中,便在此时,环跳穴上麻疼,立足不定,右腿跪倒。他正要乘势扭断敌人手腕,只觉所握住的手掌温软柔滑,乃女子之手,心中一动,没下重手,顺势抓住那人往外甩去,噗的一声,右肩剧痛,已中了一刀。那人急跃出屋,挥掌向赵敏脸上拍去。张无忌情知赵敏决然挡不了,忍痛纵起,也即挥掌拍出。双掌相交。那人身子晃动,脚下踉跄,借着这对掌之力,纵出数丈之外,便在黑暗中隐没不见。【他数经大敌,多历凶险,但回思适才暗室中这三下兔起鹘落般的交手,不禁越想越惊。今晚两场恶斗,第一场以一敌三,历时甚久,但惊心动魄之处,远不如第二场瞬息间的三招两式。】三十七回俞莲舟急退三步。周芷若鞭法奇幻,三招间便已将他圈住。那软鞭长近五丈,世上兵刃之中,决无如此势若龙蛇的奇长之物,而鞭尾更布满尖刺倒钩,施展开来,更加纵跃之势,可远及七八丈。周芷若忽地软鞭轻抖,收回手中,左手抓住鞭梢,冷冷地道:“此时取你性命,谅你不服。取兵刃来!”周芷若斜身闪开,殷梨亭跟着便是“大魁星”、“燕子抄水”,长剑在空中划成大圈,右手剑诀戳出,竟似也发出嗤嗤微声。周芷若纤腰轻摆,一一避过,说道:“殷六侠,我让你三招,以报昔日武当山上故人之情。”这“情”字一出口,软鞭便如灵蛇颤动,直奔殷梨亭胸口。殷梨亭奔身向左,那软鞭竟从半路弯将过来。殷梨亭一招“风摆荷叶”,长剑削出,鞭剑相交,轻轻嚓的一响,殷梨亭只觉虎口发热,长剑险些脱手,不由得大吃一惊:“我只道她招式怪异,内力非我之敌,不料她内劲也这般奇诡莫测。”当下凝神专志,将一套太极剑法使得圆转如意,严密异常地守住门户。周芷若手中的软鞭犹似一条柔丝,竟如没半分重量,身子忽东忽西,忽进忽退,在殷梨亭身周飘荡不定。周芷若鞭法诡奇,然太极剑法乃近世登峰造极的剑术,殷梨亭功劲一加运开,绵绵不绝,虽伤不了对手,但只求自保,却也绝无破绽。突然之间,周芷若身形轻闪,疾退数丈,长鞭从右肩急甩向后,鞭头陡地击向周颠面门。她与明教茅棚本来相隔十丈有余,但软鞭说到便到,直如天外游龙,矢矫而至。周颠正自口沫横飞地说得高兴,哪料到周芷若在恶斗之际竟会突施袭击。他一怔之下,长鞭已到面门。周芷若并不回身,背后竟似生了眼睛一般,鞭梢直指他鼻尖。周芷若挥鞭旁击,殷梨亭乘势进攻,只见她左手出掌,向殷梨亭接连又击又戳,一连七掌,全是对向他头脸与前胸重穴。殷梨亭没法圈转长剑削她手臂,只得使招“凤点头”,矮身闪避。其时明教茅棚中啪的一声,跟着呛啷啷一阵乱响。原来杨逍正站在周颠近旁,眼明手快,抓起身前木桌,挡过周芷若鞭击。长鞭击中木桌,登时木屑横飞,桌上的茶壶、茶碗四下乱掷,各人身上溅了不少瓷片热茶。

周芷若勇敢

二十六回周芷若道:“峨嵋派的剑法,虽不能说是甚么了不起的绝学,终究是中原正大门派的武功,不能让番邦胡虏的 无耻之徒偷学了去。”她说话神态斯斯文文,但言辞锋利,竟丝毫不留情面。周芷若道:“【我不降!你把我杀了罢!】”周芷若黯然道:“张公子,三位请即自便,三位一番心意,小女子感激不尽。”二十八回金花婆婆眼中亮光一闪,说道:“原来尊师圆寂之时,已然传下遗命,定下了继任的掌门人,那好极了。是哪一位?便请一见。”语气已比对丁敏君说话时客气得多了。周芷若上前施礼,说道:“婆婆万福!峨嵋派第四代掌门人周芷若,问婆婆安好。”周芷若一定心神,寻思:“她这时手上只须内劲吐出,我心脉立时便被震断,死于当场。可是我如何能够堕了师父的威风?”一想到师父,登时勇气百倍,举起右手,说道:“这是峨嵋派掌门的铁指环,是先师亲手套在我的手上,岂有虚假?”周芷若道:“金花婆婆,先师虽然圆寂,峨嵋派并非就此毁了。我落在你的手中,你要杀便杀,若想胁迫我做甚不应为之事,那叫休想。本派陷于朝廷奸计,被囚高塔,却有哪一个肯降服了?【周芷若虽是年轻弱女,既受重任,自知艰巨,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金花婆婆原本已料到此事,借剑之言也不过是万一的指望,但听周芷若如此说,脸上还是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突然间厉声道:“你要保全峨嵋派声名,便保不住自己性命……”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丸药,说道:“这是断肠裂心的毒药,你吃了下去,我便救人。” 周芷若想起师父的嘱咐,柔肠寸断,当下颤抖着接过毒药。

周芷若机智

十七回伪装受伤,暗地以峨嵋九阳功反震殷离, 故意放走张无忌和蛛儿精明提醒众师兄弟袋中藏有毒物十八回以言语扣住,使灭绝师太不便对无忌痛下杀手二十二回以学得的装作天真欢喜之状提点无忌周芷若自张无忌下场以来,一直关心。她在峨嵋门下,颇获灭绝师太的欢心,已得她易经原理的心传,这时朗声问道:“师父,这正反两仪,招数虽多,终究不脱于太极化为阴阳两仪的道理。弟子看这四位前辈招数果然精妙,最厉害的似还在脚下步法的方位。”她声音清脆,一句句以丹田之气缓缓吐出。灭绝师太欣悦之下,没留心到周芷若的话声实在太过响亮,两人面对面的说话,何必中气十足,将语音远远的传送出去?但旁边已有不少人觉察到异状。周芷若见许多眼光射向自己,索性装作天真欢喜之状,拍手叫道:“师父,是啦,是啦!咱们峨嵋派的四象掌圆中有方,阴阳相成,圆于外者为阳,方于中者为阴,圆而动者为天,方而静者为地,天地阴阳,方圆动静,似乎比这正反两仪之学又稍胜一筹。” 三十一回暗中下十香软筋散夺回屠龙刀倚天剑,在殷离脸上划十来条伤痕,削了自己秀发及一片左耳,嫁祸赵敏(旧版:杀殷离放逐赵敏)(新修版:将殷离画花脸,把她和赵敏抛入大海想淹死,削掉自己半边头发弄伤一只耳朵)要无忌立誓杀赵敏为殷离报仇,否则宁可毒发身亡说自己从小没爹娘指导,难保不会一时胡涂要无忌答应决不变心决不会杀她以小昭等人的心机借此说明自己是个老实的笨丫头三十四回分析案情让想为赵敏洗刷冤屈的无忌找不到线索上吊自杀让无忌惭愧三十八回用计把无忌骗倒,趁他收掌时攻击他以谢逊的性命要胁想逼无忌走火入魔授意静照以对谢逊报仇为由想暗中杀人灭口四十回擒住赵敏想让她听见无忌不忍芷若伤心讨好的话以赵敏下落为饵要无忌答应她一件事(新修版:不准张赵拜堂成亲)以无忌的性命逼殷离现身助张无忌十一回周芷若道:“小相公,你若不吃,老道长心里不快,他也吃不下饭,岂不是害得他肚饿了?”张无忌心想不错,当周芷若将饭送到嘴边时,张口便吃了。周芷若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每口饭中再加上肉汁,张无忌吃得十分香甜,将一大碗饭都吃光了。周芷若回上船去,从怀中取出一块小手帕,替他抹去了眼泪,对他微微一笑,将手帕塞在他衣襟之中,这才回到岸上。十八回周芷若道:“本门武功天下扬名,师父更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前辈高人,自不会跟这种后生小子一般见识。只不过见他大胆狂妄,这才出手教训于他,难道真的会要了他的性命不成?本门侠义之名已垂之百年,师尊仁侠宽厚,谁不钦仰?这年轻人萤烛之光,如何能与日月争辉?便让他再去练一百年,也不能是咱们师尊的对手,多养一会儿伤,又算得什么?”这一番话说得人人暗中点头。灭绝师太心下更喜,觉得这个小徒儿识得大体,在各派的高手之前替本门增添光彩。张无忌体内真气一加流转,登时精神焕发,把周芷若的话句句听在耳里,知道她是在极力回护自己,又以言语先行扣住,使灭绝师太不便对自己痛下杀手,不由得心中感激..三十四回张无忌叹了口气,觉得她所言确甚有理,伸臂轻轻搂住她柔软的身子,柔声说道:“芷若,我只觉世事烦恼不尽,即令亲如义父,也教我起了疑心。我只盼驱走鞑子的大事一了,你我隐居深山,共享清福,再也不理这尘世之事了。”周芷若道:“你是明教的教主,倘若天如人愿,真能逐走了胡虏,那时天下大事都在你明教掌握之中,如何能容你去享清福?”张无忌道:“我才干不足以胜任教主,更不想当教主。要是明教掌握重权,这一教之主,更非由一位英明智哲之士来担当不可。”周芷若道:“你年纪尚轻,目下才干不足,难道不会学么?再说,我是峨嵋一派的掌门,肩头担子甚重。师父将这掌门人的铁指环授我之时,命我务当光大本门,就算你能隐居山林,我却没那福气呢。”彭莹玉又道:“教主是千金之体,肩上担负着驱虏复国的重任,也不宜于冒大险,效那博浪之一击。属下见皇帝身旁的护卫之中,高手着实不少,教主虽然神勇绝伦,但终须防寡不敌众。万一失手,如何是好?”张无忌拱手道:“谨领大师的金玉良言。”周芷若叹道:“彭大师这话当真半点不错,你怎能轻身冒险?要知待得咱们大事一成,坐在这彩楼龙椅之中的,便是你张教主了。”韩林儿拍手道:“那时候啊,教主做了皇帝,周姑娘做了皇后娘娘,杨左使和彭大师便是左右丞相,那才教好呢!”周芷若双颊晕红,含羞低头,但眉梢眼角间显得不胜欢喜。张无忌连连摇手,道:“韩兄弟,这话不可再说。本教只图拯救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功成身退,不贪富贵,那才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彭莹玉道:“教主胸襟固非常人所及,只不过到了那时候,黄袍加身,你想推也推不掉的。当年陈桥兵变之时,赵匡胤何尝想做皇帝呢?”张无忌只道:“不可,不可!我若有非份之想,教我天诛地灭,不得好死。”周芷若听他说得决绝,脸色微变,眼望窗外,不再言语了。

周芷若人物设定

生辰:1339年 刚出场时描写年龄大约十岁 张无忌1337年出生 和周芷若分手时写张无忌年龄12岁 周芷若比张无忌小两岁 由此可知周芷若年龄为1339年出生身份:峨嵋派第四代掌门人武功:峨嵋九阳功,峨嵋剑法,九阴白骨爪,白蟒鞭,金顶绵掌,飘雪穿云掌,九阴真经容貌:身形修长,青裙曳地。淡、雅、清、秀、灵、仙,凝聚了汉水之钟灵,峨嵋之毓秀,如同遗落人间的仙子。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清澈如水,清逸淡雅,清丽绝俗,秀丽逾恒,出尘如仙,美若天人。恍若仙子下凡,是人世间极少的绝美女子。气质:秀若芝兰,淡雅脱俗。气度清华芳菲,秀丽绝俗,举止之间自有一股峨嵋山水中的清灵之气,带有淡淡水雾之韵。青衫淡淡,别有一种仙子气息。身法:轻盈飘忽,曼妙无比,轻飘飘的有如一朵红云,轻功之佳,竟似不下于青翼蝠王韦一笑。身材:身形修长,青裙曳地,体态婀娜,柔弱无骨,亭亭玉立,腰肢纤细,衣衫飘动双目:光彩明亮,眼波盈盈,眼澄似水,晶莹澄澈肤色:皮肤白嫩,娇羞时双颊晕红双手:纤纤素手,软滑柔腻的手掌,皓白如玉的纤手臂膀:雪藕般的白臂,上臂正中一点,如珊瑚,如红玉,正是处女的守宫砂。体香:幽香阵阵气息:吹气如兰声音:清泉般悦耳,犹如水激寒冰、风动碎玉。神情:秀眉深蹙,若有深忧,轻颦薄怒,楚楚动人举止:斯斯文文,行止有礼,明慧端丽,温顺文雅服饰:敝旧衣衫、葱绿色衣衫、淡淡青衫初吻:张无忌代表之花:晓露水仙,秀若芝兰,春睡海棠动人之处:淡雅清丽、出尘如仙、温婉贤淑、天仙下凡、冷傲遗世出场地点:汉水河畔拜堂地点:濠州门派:峨嵋派师父:灭绝师太师姐:静玄、静虚、静慧、静迦、静照、丁敏君、纪晓芙、贝锦仪、苏梦清、李明霞、赵灵珠等称呼:周姑娘芷若周掌门本座周姊姊掌门掌门人佳儿佳妇)周掌门周师妹宋夫人小小船家女孩

周芷若人物经历

周芷若幼时父亲周子旺遭元兵杀害,遇张三丰相救,与少年张无忌在汉水舟中邂逅,并对张无忌有喂饭之恩,后被送至峨嵋派。成年之后与张无忌重逢互生爱慕并立有婚约,后接任峨嵋第四代掌门。为完师父灭绝师太遗命“光复汉家河山,光大峨嵋”取倚天剑、屠龙刀,后杀害张无忌表妹殷离并嫁祸蒙古朝廷爱慕张无忌的赵敏。成婚之际赵敏以谢逊毛发相胁使得婚礼生变,周芷若遂与张无忌决裂,回到峨嵋专心习武,一心完成师父遗愿光大峨嵋。屠狮大会,张无忌念情相让,周芷若以九阴真经上的武功赢得“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并与张无忌并肩攻打少林金刚伏魔圈。为灭口欲杀害谢逊被杨过后人黄衫女子所阻,最终与张无忌立下约定飘然洒脱而去。

周芷若旧版结局

周芷若刷的一声,从腰间抽出半截倚天剑,左手握住自己头上一把青丝,回剑一掠,万缕柔丝竟是一剑割断。众人都吃了一惊,齐道:“你——你——”周芷若道:“我罪孽深重,早有落发出家之意,张教主,我问你,你曾答应过我,我有一事求你,你务须做到,是也不是?”张无忌点头道:“不错,不过——”周芷若抢着道:“不过此事须得不违侠义之道,既于光复大业有利,也不得有损明教的声名,是也不是?”无忌道:“是。若是如此,但有所命,自当遵从。”周芷若道:“大丈夫千金一诺,当着你太师父与众位师叔伯之前,可不能言而无信。”无忌见她割断了头发,神色坚毅,心下不胜伤感,寻思:“她真有什么为难之事,我自当尽力替她办到。”便道:“你——你吩咐下来便是了。”周芷若道:“张真人,须借宝殿一用。”解开背上包袱,取出两块灵牌来,一块写着“峨嵋派创派祖师郭女侠襄之灵位”,另一块写着“峨嵋派第三代掌门恩师灭绝师太之灵位”,恭恭敬敬的供在殿中方桌之上。张三丰与宋远桥张无忌等一见,一齐躬身下拜。周芷若与本门弟子也拜过了,除下手上的铁指环,转身说道:“张无忌张教主,峨嵋第四代掌门人周芷若,谨将掌门之位,传授于你。”众人一听,都是惊得呆了,只听她继续说道:“你仍兼任明教教主,盼你光大本门,兴旺明教,率领中原豪杰,驱逐鞑子,自今而后,峨嵋派门下弟子,尽皆听你号令。”无忌双手齐摇,道:“这——这——这如何可以?”周芷若道:“峨嵋派乃郭女侠手创,请你出任掌门,那也不辱没了你。”无忌眼望张三丰,眼光中露出乞援之色。张三丰一怔之下,突然哈哈大笑,声震屋瓦,说道:“周姑娘,真有你的。单凭你这一手,便不枉了灭绝师太的托付之重。峨嵋派交在无忌手中,发扬光大,那是的了。”周芷若从怀中取出一本黄纸薄本,连着两截倚天剑的断剑,交给无忌,说道:“这是郭女侠手书的本门武学,剑掌精义,尽在其中。”此事虽是大出意料之外,但无忌并不属于任何门派,接掌峨嵋,并非违了江湖规矩,而此事确与光复大业有利,也不损明教声威,只听张三丰又道:“无忌孩儿,你不是答应过周姑娘,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数。”无忌无奈,只得将峨嵋派武学秘本和两截断剑接了过来,戴上指环,重新向两座灵位跪倒。周芷若率同众门人,一一参见第五代掌门人。张三丰、宋远桥等依次道贺。峨嵋群弟子均知张无忌武功卓绝,威望极隆,于本门将有莫大好处,虽有数人心怀不服,却也不敢公然反对。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周芷若削发为尼,不问世事,自此一盏青灯,长伴古佛。

周芷若修订版结局

忽听得窗外有人咯咯轻笑,说道:“无忌哥哥,你可也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正是周芷若的声音。张无忌凝神写信,竟不知她何时来到窗外。窗子缓缓推开,周芷若一张俏脸似笑非笑的现在烛光之下。张无忌惊道:“你……你又要叫我作甚么了?”周芷若微笑道:“这时候我还想不到。哪一日你要和赵家妹子拜堂成亲,只怕我便想到了。”张无忌回头向赵敏瞧了一眼,又回头向周芷若瞧了一眼,霎时之间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忧,手一颤,一枝笔掉在桌上。

周芷若新修版结局

忽听得窗外有人咯咯轻笑,说道:“无忌哥哥,你可也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正是周芷若的声音。窗子缓缓推开,周芷若一张俏脸似笑非笑地现在烛光之下。张无忌惊道:“你……你又要叫我做什么了?”周芷若微笑道:“你要知道就出来,我说给你听。”张无忌回头向赵敏瞧了一眼,又回头向周芷若瞧了一眼,霎时之间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忧,手一颤,一枝笔掉在桌上。赵敏轻推张无忌,道:“你且出去,听她说要你做什么?”张无忌跃出窗子,见周芷若缓缓走远,便走快几步,和她并肩而行。周芷若问道:“你明天送赵姑娘去蒙古,她从此不来中土,你呢?”张无忌道:“我多半也从此不回来了。你要我做一件事,是什么?”周芷若缓缓地道:“一报还一报!那日在濠州,赵敏不让你跟我成亲。此后你到蒙古,尽管你日日夜夜都和赵敏在一起,却不能拜堂成亲。”张无忌一惊,问道:“那为什么?”周芷若道:“这不违背侠义之道吧?”张无忌道:“不拜堂成亲,自然不违背侠义之道。我跟你本来有婚姻之约,后来可也没拜堂成亲。好!我答允你。到了蒙古之后,我不和赵敏拜堂成亲,但我们却要一样做夫妻、一样生娃娃!”周芷若微笑道:“那就好。”张无忌奇道:“你这样跟我们为难,有什么用意?”周芷若嫣然一笑,说道:“你们尽管做夫妻、生娃娃,过得十年八年,你心里就只会想着我,就只不舍得我,这就够了。”说着身形晃动,飘然远去,没人黑暗之中。张无忌心中一阵惘然,心想今后只要天天和赵敏形影不离,一样做夫妻、生娃娃,不拜堂成亲,那也没什么。“为什么过得十年八年,我心里就只想着芷若,就只不舍得芷若?”又想:“她其实并没跟宋青书成亲,和我又曾有婚姻之约。她做了不少对不起我的事,此刻想来,也并没真的对我坏。有些事情,她是受了师父逼迫,不得不做。她虽盗了屠龙刀和倚天剑,但现下屠龙刀复归我手,表妹殷离也没死……“爱我极深、很想嫁我的,除了芷若,自然还有敏妹,还有蛛儿,还有小昭……”张无忌天性只记得别人对他的好处,而且越想越好,自然而然原谅了别人的过失,别人所以对他不起,往往也是为了爱他,想到后来,把别人的缺点过失都想成了好处,即使心头还留下一些小小渣滓,也会想:“谁没过错呢?我自己还不是曾经对不起人家?小昭待我真好,她已得回了乾坤大挪移心法,这个圣处女教主不做也不打紧。蛛儿不练千蛛万毒手了,说不定有一天又来找回我这个大张无忌,我答允过娶她为妻的……”这四个姑娘,个个对他曾铭心刻骨地相爱,他只记得别人的好处,别人的缺点过失他全都忘记了。于是,每个人都是很好很好的……

周芷若影视改编结局

影视剧多对周芷若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编,主要体现在后期,与张无忌、宋青书的三角关系上。原著中,周芷若被弃婚后为了报复张无忌,在屠狮大会上谎称嫁与宋青书,故意气他。大会结束后,峨嵋派将宋青书归还武当并当众澄清了这件事。但在1994年台视马景涛版《倚天屠龙记》和2001年TVB吴启华版《倚天屠龙记》中,大概是为了成全赵敏,编剧安排周芷若一怒之下嫁给了宋青书。这两个版本让很多人以为周芷若与宋青书真的成了婚,其实并不是这样。以下摘自《倚天屠龙记》静慧待要反唇相讥,但见周颠容貌丑陋,神色凶恶,脸上挂着两条刀痕,甚是可怖,只怕他蛮不讲理,当真动起手来,不免要吃眼前亏,只得强忍怒气,冷笑道:“我峨嵋派掌门人世代相传,都是冰清玉洁的女子。周掌门若非守身如玉的黄花闺女,焉能做本派掌门?哼,宋青书这种奸人留在本派,可污了周掌门的名头。李师侄、龙师侄,将这家伙送回给武当派去吧!”抬着宋青书的两名峨嵋男弟子齐声答应,将担架抬到俞莲舟身前,放下便走。众人都吃了一惊。俞莲舟问道:“什……什么?他不是你们掌门人的丈夫么?”静慧恨恨地道:“哼,我掌门人怎能将这种人瞧在眼中?她气不过张无忌这小子变心逃婚,在天下英雄之前羞辱本派,才骗得这小子来冒充什么丈夫。哪知……哼哼,早知如此,我掌门人又何必负此丑名?眼下她……她……”张无忌在一旁听得呆了,忍不住上前问道:“你说宋夫人……她……她其实不是宋夫人?”静慧转过了头,恨恨地道:“我不跟你说话。”便在此时,躺在担架中的宋青书身子动了一动,呻吟道:“杀了……杀了张无忌么?”静慧冷笑道:“别做梦啦!死到临头,还想得挺美。”殷梨亭见静慧气鼓鼓的,说话始终不得明白,低声向峨嵋派另一名女弟子贝锦仪问道:“贝师妹,到底是怎么回事?”贝锦仪当年与纪晓芙甚是交好,听他问起,沉吟半响,道:“静慧师姊,殷六侠也不是外人,小妹跟他说了,好不好?”静慧道:“什么外人不外人的?不是外人要说,是外人更加要说。咱们周掌门清清白白,跟这姓宋的奸徒没半丝瓜葛。你们亲眼得见掌门人臂上的守宫砂。此事须得让普天下武林同道众所周知,免得坏了我峨嵋派百年来的规矩……”殷梨亭心想:“这静慧师太脑筋不大清楚,说话有点儿颠三倒四。”向贝锦仪道:“贝师妹,既是如此,便盼详示。我这宋师侄如何投身贵派,与贵派掌门人到底有何干系,小兄日后得须向家师禀告。此事关……贵我两派,总要不伤了双方和气才好。”贝锦仪叹了口气,道:“这位宋少侠的人品武功,本也属武林中一流,只一念情痴,堕入了业障。我掌门人似乎答允过他,待得杀了张无忌,洗雪弃婚之辱,便即下嫁于他。因此他甘心投入本派,向我掌门人讨教奇妙武功。但千真万确,他二人并未成亲。英雄大会之上,掌门人突然声称自己是‘宋夫人’,说是这宋少侠的妻子,当时本派弟子人人十分惊异。当日掌门人威震群雄,慑服各派……”周颠插嘴道:“是我们教主故意相让的,有什么大气好吹!”贝锦仪不去理他,续道:“本派弟子虽都十分高兴,但到得晚间,众人还是问她‘宋夫人’这三字的由来。掌门人露出左臂,森然道:‘大伙儿都来瞧瞧!’咱们人人亲眼见到,她臂上一粒守宫砂殷红如昔,果然是位知礼守身的处子。掌门人说道:‘我自称宋夫人,乃一时权宜之计。只是要气气张无忌那小子,叫他心神不定,比武时便能乘机胜他。这小子武功卓越,我确是及不上他。为了本派的声名,我自己的声名何足道哉?’”她这番话朗然说来,有意要让旁边许多人都听得明白,又道:“本派男女弟子,若非出家修道,原本不禁娶嫁,只是自创派祖师郭祖师以来,凡是最高深的功夫,只传授守身如玉的处女。每个女弟子拜师之时,师父均在咱们臂上点下守宫砂。每年逢到郭祖师诞辰,先师均要检视,当年纪师姊……就是这样……”她说到这里,含糊其词,不再说了。殷梨亭等却均已了然,知道贝锦仪本想说当年纪晓芙为杨逍所逼失身,守宫砂消失,这才给灭绝师太发觉而处死。殷梨亭与杨不悔婚后夫妻情爱甚笃,可是此时想起纪晓芙来,心下不禁怃然,忍不住向杨逍瞥了一眼,只见他热泪盈眶,转过了头去。贝锦仪道:“殷六侠,我掌门人存心要气一气明教张教主,偏巧这位宋少侠又对我掌门人痴缠不休,以致中间生出许多事来。只盼宋少侠身子复原,殷六侠再向张真人和宋大侠美言几句,以免贵我两派之间生下嫌隙。”殷梨亭点头道:“自当如此。我这师侄忤逆犯上,死不足惜,实是敝派门户之羞,我倒盼他早些死了干净。”他心肠本软,但想到宋青书害死莫声谷的罪行,说到后来,声音已然呜咽。正说话间,忽听得远远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喊,似乎是周芷若的声音,呼声突兀骇惧,显是遇上了什么凶险无比的变故。众人突然之间,都不由得毛骨悚然,此刻在光天化日之下,前后左右都站满了人,然而这一声惊呼,却如陡然有恶鬼在身边出现一般。众人不约而同地转头向声音来处瞧去。张无忌、静慧、贝锦仪等都快步迎上。张无忌担心周芷若遇上了厉害敌人,发足急奔,几个起落,已穿过树林,只见一个青影狂奔而来,正是周芷若。他忙迎将上去,问道:“芷若,怎么啦?”周芷若脸色恐怖之极,叫道:“鬼,鬼,有鬼追我!”纵身扑入他怀中,瑟瑟发抖。张无忌见她吓得失魂落魄,轻拍她肩膀,安慰道:“别怕,别怕!不会有鬼的。你瞧见了什么?”见她上衣已给荆棘扯得稀烂,脸上手上都有不少血痕,左臂半只衣袖也已扯落,露出一条雪藕般的白臂,上臂正中一点,如珊瑚、如红玉,正是处女的守宫砂。张无忌精通医药,知道处子臂上点了这守宫砂后,若非嫁人或是失身,终身不退。他先前听了静慧和贝锦仪的言语,尚自将信将疑,此刻亲眼得见,更无半分怀疑,霎时之间,心中转了无数念头:“嫁宋青书为室云云,果然全无其事。她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存心气我?难道真是为了那‘当世武功第一’的名号?还是想试试我心中对她是否尚有情意?”转念又想:“张无忌啊张无忌,周姑娘是害死你表妹的大仇人,她是处女也好,是人家的妻室也好,跟你又有什么相干?”但见周芷若实在怕得厉害,不忍便推开她,伸左臂搂住她身子。周芷若伏在张无忌怀中,感到他胸膛上壮实的肌肉,闻到他身上男性的气息,渐渐镇定,说道:“无忌哥哥,是你么?”张无忌道:“是我!你见到了什么?干吗怕成这样?”周芷若突然又惊惶起来,哇的一声,热泪迸流,伏在他肩头抽抽噎噎地哭个不住。这时杨逍、韦一笑、静慧、殷梨亭等人均已赶到,见到这等情景,相互使个眼色,都悄悄地退了回去。在明教、武当派、峨嵋派众人心中,均盼周芷若与张无忌言归于好,终于结为夫妇。各人于赵敏的昔日怨仇固难释然,况且赵敏已立誓将前往蒙古,倘若张无忌跟了她去,于明教必有重大影响。周芷若哭了一阵,忽道:“无忌哥哥,有人追来么?”张无忌道:“没有!是谁追你?是玄冥二老么?这二人武功已失,不用怕他们。”周芷若道:“不,不是!你瞧清楚了,真的没人……不,不是人……没什么东西追来么?”张无忌微笑道:“青天白日之下,有什么看不清楚的。”周芷若道:“不会,决计不会的。我见了它三次,接连三次。”话声颤抖,兀有余悸。张无忌道:“见到三次什么?”周芷若扶着他肩头,回头望了一眼。望这一眼似是使了极大力气,立即又转眼向着张无忌,见到他温柔关怀的神色,心中一酸,全身乏力,软倒在地,说道:“无忌哥哥,我……我都是骗你的,倚天剑和屠龙刀是我盗的……殷……殷姑娘是我抛……抛入大海的……我……我没嫁宋青书。我心中实在……实在自始至终,便只一个你。”

周芷若影视形象

目录[+]